Site Loader

九州体育娱乐网-“沙哑的嗓子”与“眼中的血丝”

湖北省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因为“一问三不知”而闻名天下,已经五六天了。但是会被人忽视的是,在她出名的前五六天,当地报纸还报道了唐主任的动人事迹——主持抗疫会开到深夜,嗓子沙哑了,讲几句话就要喝口水润润喉;唐主任带着一班人“白加黑”地干,已经“五天五夜”了;唐志红的女儿放假回家,母女俩半个月都还没见过一面……

其实不止唐主任,类似的例子还有湖北省浠水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为了防疫,他俩“眼中布满的血丝已成为迎春的花卉”,被当地干部写进了激昂的诗篇——但是呢?就在前两天,浠水县成了湖北省委紧急约谈的两个落后县之一,“工作不实、作风不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拖了全省的后腿……

唐主任“沙哑的嗓子”,以及浠水书记县长“眼中的血丝”,现在成了人们讽嘲的细节,而我却认为大可不必——我宁肯认为这些都是真实的,不是假新闻。那么为什么深夜屡开紧急会议的唐主任,关键时刻却会“我不知道,我不掌握,我没有方向”呢?为什么到处动员,天天熬夜,“眼中布满血丝”的书记县长,会成为抗疫落后的“约谈对象”呢?

问题也许就在这里——这次战“疫”,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是一次“大考”。一要考“勤”,看你的勇敢、担当、责任心。据我所知,从总体上说,我们的整个干部队伍是充分调动起来了,多少基层干部去火线“敲门”,多少领导干部向一线“下沉”,尽管不能完全排除个别敷衍塞责、躲避逃逸的,但“我们的党员和干部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这句判断在大疫当前,是应该回来了——就像前文所说“嗓子沙哑”的唐主任以及浠水县“眼中布满血丝”的书记县长,说他们是“懒政”,是“太平官”,可能都不是。

那么为什么又成了“昏官”呢?这是因为,战“疫”当今,考的又是一个“能”字,考我们的执政能力,考我们的科学精神,考我们发现和掌握疫情规律和社会规律的本事,看看我们的干部,在“白加黑”、五加二、“夜总会”的忙碌紧张中,是不是能成为一个人民的“能吏”!

我们这里说的“能力”,不是一般地说聪明不聪明、才华怎么样,在全民性的大战场上,考的主要是群众工作的能力。我们说,群众路线是党的根本工作路线,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传家之宝,战大“疫”就是要依靠广大群众的力量”,以群众观点、走群众路线、打“人民战争”。当今的抗疫战斗,本质上是我们党一次浩大的群众工作。如果我们的同志,至今不善于与群众打交道,至今不长于掌握群体活动与心理变化的规律,至今不能擅于发现苗头、把握去向、掌握走向,一句话,仍然不会做群众工作,那就会“失能”甚至无能。

还有一句话,群众路线也要与时俱进,群众工作的方法和内容也在剧变,我们应当在新的时代、新的形势下应时适变。一方面,我们的社会心理、社会活动方式以及社会组织形式包括都市的开放度、人的流动性等都已发生了极为深刻的变化,另一方面,这些年,经过城市建设和特大城市管理的改革创新,我们已经有了一套比较成熟的新网络、新理念、新办法,我们要在大疫面前用起来、用好它。比如1988年上海战胜甲肝的精神是值得回顾和发扬的,但我们的管理方式必须与时俱进。又比如我们近些年来创建的具有上海特色的管理思路和方法,如精细化、绣花般、工笔画,如一网通办、一网统管,如“智慧城市”,如若大疫一来,在有些层面、有些地区又成了“两张皮”,这就更是不应该了——其实大疫正是检验我们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实战考场,我们要交上满意的答卷,也要从中发现我们的短板!

当然,造成纵然“沙哑的嗓子”与“眼中的血丝”仍然交了白卷的,还有那个多年来一些同志“习惯了,改也难”的形式主义旧习。“中心工作”来了,会不会又来层层过多的报数字、填报表、留痕迹?“上面”下去,会不会又是走马观花、装模作样,甚至扰民添乱?应当防止有的地方“轰轰烈烈走过场”,要防止有的单位“一哄而上不分青红皂白”,自然更要吸取前述唐主任和书记县长们喊哑了嗓子熬红了眼却仍然交上白卷的教训。

admin